卓越教育

新課標+新高考:語文學什么?考什么?
來源:網絡
時間:2020年08月26日
分享:

語文學什么?考什么?2017年版的新課標指出,語文學的是“語文核心素養”。什么是“語文核心素養”?新課標說:直覺思維、形象思維、邏輯思維、辯證思維、創造思維,就是語文的“核心素養”。學什么,考什么。實際上,語文考的是“核心素養”,五大思維。


一. 中西一致,教育的根基在于語文教育

語文,最大的誤區在于——作為母語,從小會說會講、人人會說會講,根本沒有難度啊......然而,語文,同時又是那么的難,話語千千萬,文獻浩如煙海,不知學的什么,不知從何學起,更不知道考的是什么。實際上,語文,拆開來講,就是語+文,語言+文字、文學??臻T四科:德行、言語、政事、文學。言語+文學,中國的古典教育的核心,本質上是語文教育。

再看西方古典教育,實際上也是一種語文教育。蘇格拉底、柏拉圖的教學,是通過對話才得以進行。亞里斯多德加上了對于古典文獻的解讀、總結,為古希臘文化的集大成者。亞里斯多德發現,萬事萬物無非元素+形式。元素只有地、火、水、風寥寥幾種,世界的本質在于形式,形式按照一定的規則、邏輯組合在一起,以元素為原料,便是大千世界。而對于形式的學習、把握、總結,最快的捷徑,就是學習古典的文本。所謂文藝復興,無非就是重新發現古希臘、古羅馬的古典文獻,在此基礎上重新讀解被基督教遮斷的真正傳統。因而,文藝復興時期的教育,實際上也是一種古典語文的教育。

教育的核心,孔子與柏拉圖奇跡般地一致。中國人的經典,孔子刪定的六經。西方的經典,荷馬史詩、埃斯庫羅斯的悲劇、柏拉圖的對話,如此等等。世界上第一批中學,叫做語法學校(grammar school),誕生在文藝復興時代。語法學校教授的核心,就是古羅馬經典作家西塞羅的作品,規范化的拉丁文,言必稱西塞羅,教育史上叫做西塞羅主義。


二、語文,學的是思維方式,而不是背誦

閱讀、教授經典何為?什么才是語文學習的本質?這個問題中西方的回答,依舊驚人一致。古希臘教育的課程體系,有所謂三藝、七藝的說法,其中三藝為核心。所謂三藝,就是語法、邏輯(古希臘叫辯證法)、修辭,涉及到語言、文學兩個方面,實際就是今天的語文教育。通過學習經典,掌握文本當中的一般規則(語法),學習當中的思維方式(邏輯),實現完美的表達(修辭),便是古希臘、羅馬、文藝復興時代學校教育課程的主干。

語法、邏輯、修辭三藝,就上數學(研究數的關系)、幾何(研究空間關系)、天文(研究無窮大、無窮遠)、音樂(追尋萬物一體、終極的和諧),這便是西方人文教育初始狀態的傳統。從英美大學生的圖書館借閱數目可以看出,一直到今天,所謂美式教育、英式教育的基礎,仍可以見到古希臘七藝的影子。

回過頭來看中國的古典教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核心也是在一個“明”字。明,就是明了、理解。怎么才可“明明德”?《尚書》的第一句便是——欽明,文思,安安,允恭克讓,光被四表。

怎么解?作為朱熹的得意門生,《書集注》的作者蔡沈讀解出四個字:居敬窮理。作為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中國的亞里斯多德、托馬斯·阿奎那,朱熹一生的學問,無非“居敬窮理”四個字。居敬,就是《尚書》里邊的欽、文。欽者,敬也。文,禮也,經書上的“文”一般不是文章之文,而是禮法之意。正所謂,經禮三百、曲禮三千,一言以蔽之,曰毋不敬。敬,就是相信,就是虔誠。這是中國文化的第一義。

窮理,就是大學里邊的“明明德”,《尚書》里邊的明、思。求“明”由“思”,由“思”而“明”。這便是學問之道的必由之路,才可以達成《尚書》里說的“光被四表”,智慧之光照亮整個宇宙;才可以做做到《易經》里講到的“觀乎天文、觀乎人文”。觀乎天文,可察時變;觀乎人文,化成天下。由“察”而“化”,察者,明也,思也。注意到沒有,與西方古典教育對于“語法”、“邏輯”(實際為思維方式),中國古典教育的核心,就在于這個“思”字。

所以,語文學習的中心根本不在于背誦,不在于基礎的文史、文學知識本身。語文考試,無論中考還是高考,考的不是記憶,而是思維方式——the way of thinking。在這個意義上,2017年的語文新課標,經歷了一次意義深遠的回歸。


三、人是一架思考的機器,學科無非是思維工具

新課標里邊講的五大思維,實際是五種觀照世界的方式。前兩大思維,直觀思維,無非先立其大,以心觀心、以心證物,總體上把握自身(“我”)與世界的關系,相信直覺,相信一念之動無非回歸初心。形象思維,無非是進入審美世界的一架階梯,由物及情,至情至性,詩意地體認世界的本質。

后三個思維,可以用一句英文概括,無非就是criticalthinking(批判性思維)——運用你的才智(interlect),運用不同的(但是正確的)方法、工具(methods),在保證清晰性、一慣性、相關性的前提下,處理真實的證據(信息、數據),得出盡量深刻、盡量全面、盡量公正、盡量獨到的結論,或者說解決之道。批判性思維的過程,就是一個邏輯思考的過程,自然而言也是一個理性表達的過程。

批判性思維的過程,是不是類似計算機處理數據的過程呢?西方哲學史上,從笛卡爾開始,就有一個“人是機器”的偉大想法。20世紀后半期,國際認知心理學界的顯學,即為認知心理學,其中一大流派就是把人腦想象為一臺計算機,試圖重構人類思維的全過程。認知心理學的反轉,當然就是人工智能(AI)了。理科生習慣于輕視文科生,殊不知在最頂級的科研——人工智能,實際上研究的就是語言學。計算機科學,無非是一套人機共用的語言學,文理殊途同歸。

用中國的古典經書概括一下,新課標里邊的直觀思維、形象思維,無非就是“尊德性”,開發心靈的寶藏,直觀、詩意地體察世界。邏輯思維、辯證思維、創造思維代表的批判性思維,快去吃動用學術工具(歷史學的方法、倫理學的方法、心理學的方法、科學的方法,等等)認識世界,無非就是“道問學”?!吨杏埂防镞叺囊痪湓挘骸弊鸬滦远绬枌W,致廣大而盡精微“。無論文理、無論從心出發,還是問學窮理,終極狀態對視滿足人類對于自身(精微)、世界(廣大)的無限好奇。


四、尊德性、道問學,語文目標在于“立人”

我想,“語文學什么、考什么”的問題,大家已然明了。人類觀照世界的方法無非兩種,不斷認識自我,開發內心的寶庫(尊德性);不斷構想出各種各樣批判性思維的方法、工具,認識世界、改造世界。學問之道,無非精微之道,無非廣大之道,最終無限接近到一個終極關懷。梁惠王問孟子:天下何以定?孟子曰:定于一?!洞呵铩反笠唤y,何為一,“一之于仁義而已矣!”這便是中華文化的核心主張。

何為仁?何為義?董仲舒曰:仁以愛人,義以律己。學會“愛人”,謂之大愛;可以“律己”,謂之成人。除了五大思維為代表的“語文核心素養”之外,國內語文教育的終極目標便是立德樹人,簡稱“立人”。荀子曰:倫類不通,仁義不一,不足謂善學。倫類,用現代的術語來說,就是所謂的批判性思維。在荀子看來,倫類、仁義根本并不沖突,知而后行,由學而后“一”、而后“立”,正是教育的終極追求。一個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真正“立”起來的人,必然可以讀的懂任何形式的天下文章;必然自有神理、氣質,我手寫我心,自是一篇錦繡文章。

明了高考的語文考的是什么,當然備考也就不再成為問題。時間還有80天之多,我們有大把的時間去反思、去思索、去整理、去記錄——

1. 我是怎樣一個人?我的信念是什么?我可否自圓其說地證明自己、表述自己?我人生的使命是什么?對于自己的基本判斷、基本觀點是什么?

2. 根據我掌握的方法去觀照,現在的世界,是怎樣的世界?根據我的情懷,我的理想,這個世界應當怎么樣?對于這個世界,我的基本態度是什么?為了這個世界,這個中國,我可以做些什么?應該做些什么?

忘掉所謂的作文素材,根據千篇一律的素材、名人名言,只能寫出勉強及格的作文,不可能寫出真正的高分作文。評卷老師需要在字里行間看見你的態度、你的思考、你的觀點、你的解決之道,論證的過程中看見你的邏輯、你的思維方式。

忘掉所謂的答題技巧、題型分析,有的時候只會誤導。運用上邊詳細解說的五種思維方式、“定于一”的氣度和概括能力,議論文、說明文,考察批判性思維的能力,文學作品、詩歌考察整體上的把握能力、感受能力。不妨反思一下:上邊的五種思維方式,基本的思維工具、方法,你是否已經把握?對于這個世界上的人和事,你是否已有一整套言之成理、邏輯自洽的的分析方法——管他是文科的方法、理科的方法,訴諸生活的自然想法......

最有效率的思考方式,便是可視化的方式??梢圆粩嗟禺嬕粡垐D,運用五種思維方式去分解我上邊提出的兩大問題——我是誰的問題、世界是什么的問題


五、天下萬事,皆可分解為事、情、理三字

天下文章,無非討論這兩個問題。按照《詩式》作者葉燮的解法:天下文章、天下之詩,無非三個要素:事、情、理。任何一篇文章,解析出來,無非就是:什么事?表達怎樣的情狀、情感(情狀的內化,即情感)?說的什么理?——終極狀態,文章(詩歌)的文本想要表達的是怎么樣的一個“理”。

荀子曰:學也者,固學一之也。要論寫一篇作文,你的讀者、閱卷老師無非想在字里行間發現你之所“一之”的那個“理”。你是不是立起來的人一個人,確實正在于你所相信的這個“理”。

對于真正的學霸,語文根本無需復習,也無從復習。語文無非是一套思維方式,一個完整的信念,真正的學霸早已胸有成竹,剩下的只是細心、表達技巧的錘煉,這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對于學霸以下的學生來說,不能成為學霸,實際就是沒有掌握五大思維的一般工具一般方法,沒有養成自覺反思、思考的習慣,這一段復習的時間不妨每天花一小時時間,圖上作業,按照五大思維方法,從事、情、理三個角度,盡量詳細地拆解我說的兩大題目,盡快完成對于自己、對于世界的結構化理解、消化。心中有文章,下筆自然成文章,正是我的一條經驗之談。

(本文作者宋繁銀,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安徽省高考第二名。曾為《南方都市報》副總編輯、《時代周報》總編輯,長期致力于教育學-教育史研究、教育產業研究、語文教育教研。)


免費試聽一堂課
400-880-9880
立即咨詢
提交成功
窗口3秒后自動關閉
山西快乐十分202004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