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燭支教故事Vol.1|汪峰、蔡國慶,距離真正的鄉村支教有多遠?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20年08月26日
分享:

最近,湖南衛視音樂公益支教節目《讓世界聽見》開播,歌手汪峰和蔡國慶化身音樂支教老師,分別前往四川和湖南的鄉村小學組建童聲合唱團。

《讓世界聽見》的制作團隊,是《變形記》的原班人馬,關注的同樣是教育。內容上,前兩期節目主要呈現了鄉村學校的環境,各種乖孩子熊孩子,以及兩位支教老師如何解決問題。

總的來說,可以概括為鄉村支教初體驗,每個鏡頭都是美美的鄉村大自然畫面。

湖南衛視音樂公益支教節目《讓世界聽見》

那么,鏡頭上的這些“體驗”又與真實的鄉村支教距離有多遠呢?

我們聽聽湛江鄉村小學吳恩良老師的真實支教故事。

圖:支教老師吳恩良和他班上的全部學生

姓名:吳恩良 

年齡:23歲,2017年大學畢業

支教學校:湛江市麻章區太平鎮文里小學

任教科目:五年級語文思想品德、四五年級科學、三四年級體育

鄉村環境一樣美,校內條件卻差得遠

雖然比不上加了濾鏡的瀘沽湖,但文里小學附近也算景色宜人。

我們學校一共有70個學生,我教的5年級一共有9個孩子。這座獨棟的二層教學樓就是我們的教學樓+宿舍樓。

遠看挺懷舊的,走近了就比較嚇人。

硬件設施差,教室沒有投影儀,宿舍沒有床墊和柜子,這我可以想象。

沿海地區的潮濕氣候,那才是真的讓人難以想象。

一個暑假時間,教學樓的外墻就長了青苔;我們一個老師周四還在宿舍睡覺,周末回了趟家,周一回來床鋪就發了霉;我才帶過來的包,不夠一個月也變成了這樣。

孩子迎接汪峰的是梨子,迎接我的卻是棍子

圖:《讓世界聽見》截圖 學生給汪峰老師送梨

9月1日開學,校長想把孩子們集合起來介紹一下新老師,就領著我從校門往教室走。

剛走到花壇邊,正在院子里打掃的六年級男生突然一擁而上,拿撿起來的枯樹枝戳我后背。

第一天來,我也不好發脾氣,就躲開了。

第二天正式上課,我才說了幾句,他們就罵粗口,又高聲質問,你會長期待在這里嗎?我說當然會啊。

他們說怎么可能,以前很多支教老師也來,結果教一半就走了,于是我在課上鄭重承諾會呆滿一年。

過了兩周,同學們見我沒被嚇跑,相互之間也熟悉了,慢慢態度就變尊敬了。

我想,這里的條件確實差,支教老師來了又去,他們太缺乏安全感了,所以當時想給個下馬威試探一下我。

鄉村孩子的眼淚,是最純凈世界的結晶

蔡國慶老師的音樂課上,男同學們沒唱好,老師說了一句“要不要讓他們罰站”,一個小男孩突然就哭了。后來又有一個小女孩因沒被選上合唱團,哭了。

開學第二周,我也曾“弄”哭過一個孩子。

圖:《讓世界聽見》截圖 小男孩課上突然哭泣

我在班里做調查,問誰是留守兒童。

只有一個孩子舉了手。

接著同學們小聲嚷了起來,指著一個小男孩,就是照片后排這個穿天藍色衣服的男孩,說他也是留守兒童。

圖:文里小學孩子圍觀吳老師的電腦

我正準備發問,小男孩突然就哭了,沒有聲音,大顆大顆眼淚涌出來,一下一下拿手背去擦。

我跟蔡國慶的老師幾乎一樣,就是突然懵了。

后來有個小朋友在搗蛋,我借機罵了他一句,孩子們都去笑話“搗蛋鬼”,這才轉移了小男孩的注意力。

后來校長告訴我,小男孩的母親在當地的紙漿廠工作時,從高處摔下來,去世了。

我當時心里像壓了石頭一般,這個年紀的孩子,生活中有那么多需要母親的地方,她是孩子多么重要的依戀和依靠。

如今這參天大樹倒了,在傷口愈合前這個小男孩將會經歷無數次這樣的哭泣,同時自卑、傷痛和孤獨將長時間伴隨著他。

鄉村孩子是脆弱的,物質條件差,缺少父母的陪伴和引導,偏少的知識和見識常常讓他們充滿渴望而又力不從心。慶幸的是他們不服輸,淚水就是孩子們內心的悸動,最努力的抗爭。

關于吳恩良

故事的主人公吳恩良老師,是卓越教育護燭·關愛鄉村教師計劃的一對一幫扶對象。

護燭·關愛鄉村老師計劃公益項目由廣東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與卓越教育聯手承辦,旨在為鄉村學校輸送支教人才,為鄉村教師提供技能培訓,促進鄉村教師與城市教師的教學交流。

免費試聽一堂課
400-880-9880
立即咨詢
提交成功
窗口3秒后自動關閉
山西快乐十分2020041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