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燭支教故事Vol.3|我想告訴孩子,你們是值得被保護的

來源:本站原創
時間:2020年08月26日
分享:

初為人師,躊躇滿志。

吳老師希望,能通過一年的支教時間,幫助孩子們快速提高成績、提升自我價值,讓他們心里那個小小的躲在角落里的“我”長大,給他們正確的三觀和理念的引導。

沒想到,試圖幫助孩子們的老師,竟然先成為了他們所害怕的“老虎”。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且聽吳老師細細道來。

老虎和領頭羊

“假設你現在不是吳老師,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你覺得孩子們是如何看吳老師呢?”

“吳老師像一只特別兇的老虎,孩子們是小白兔,他們充滿恐懼,隨時處于被吃的恐懼中?!?

來做老師之前,我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無論如何都要給孩子帶來一些新的東西,讓他們有所改變。所以我對孩子們的要求特別嚴格,但這份急切的心情不僅沒有讓孩子立刻改變,反而讓我們站在了對立面。

孩子們既不服從我的管教,學習成績也沒有得到顯著的改善和提升,校園欺凌情況沒有得到解決,家長也不配合……帶著一系列難以處理的問題,我向卓越教育一對一心能老師劉旭暉尋求了幫助。

一上來,我就馬上把一大波困惑拋向劉老師,希望能得到一個快速有效的答案。但劉老師并沒有急著回答。他用循循善誘的方式,花了近半小時與我交流學校的基本情況、孩子的家庭關系,以及我和孩子的相處情況。

對吳恩良進行線上指導的

卓越教育一對一心能老師劉旭暉

這個過程,緩解了我的急躁心情,也讓我冷靜下來去看待自己與孩子之間的關系。

此時,劉老師讓我抽離“吳老師”的身份,用一支筆代表吳老師,一支筆代表孩子,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待兩者之間的關系。在這種“抽離”的狀態下,我看到了一個著急、嚴格、易怒的吳老師。

為了快速提高孩子們的成績,“吳老師”會非常嚴格地要求孩子們,尤其是當他們的學習態度并不是特別積極,沒能達到“吳老師”期望時,老師甚至會用留堂、打手心等極端的方式去對待孩子們。

這種嚴格,當我身處其中時,未必能意識到;但當我抽離出來客觀看待時,會發現孩子們本來的基礎就比較差,我所認為的正常水平,對他們來說便是超常水平。不是孩子們不努力,而是我對他們的要求和期望過高了。

發現這點后,劉老師又讓我思考:孩子們是如何看待我們之間的關系的,在他們眼中,我們分別可以用什么動物去指代。

老虎和小白兔,這個組合突然從我的腦海里蹦出來,這種充滿敵對關系的發現讓我震驚了,卻也啟發了我。

原來,我的急迫對孩子們造成了那么大的恐懼,而這,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相比令人害怕的老虎,我更希望成為能為孩子們開拓道路、引導方向的領頭羊。我依然會有充滿震懾力的武器——羊角,但不是為了傷害,而是為了保護他們。

調整心態后的我,開始學習更自然地把知識融入到教學中,讓孩子更順利地提升成績; 生活上,我也開始用更溫和的方式、更平等的態度與孩子們交流,去發掘、放大孩子們的閃光點。

這樣的效果顯而易見,孩子們逐漸開始接受我,虎與兔的關系在慢慢淡去,羊與兔的關系,正生根發芽。

和孩子們以更平等、溫和的態度去相處交流

尊重與被尊重

“當一個人自我價值感低的時候,會傾向于讓自己受傷,他不是不想保護自己,而是覺得自己沒有被保護的資格?!?

調整了我個人的心態問題后,我開始與劉老師探討起孩子們的心理問題。

這幾個月的支教生活,讓我對農村教育有了更深刻而直觀的認識。在這里,讀書無用論是一種非常普遍的想法,家長并不是特別注重教育。

我的班里有9個孩子,基本上都是留守兒童,家長們早出晚歸,受教育程度也不高,對孩子完全是放養。

全校約70名學生,大部分是留守兒童

父母的缺位,不僅讓孩子們不在乎學習,更降低了他們的自我價值感和自信心。每次考試成績公布后,考得不好的孩子們總會故意把卷子捂起來,不愿意被我或其他同學看到。

這個問題,也在孩子們的日記中得到了佐證。

剛來時,我答應他們可以每周輪流保管班級的鑰匙,但因為連續兩個星期負責保管鑰匙的孩子,都沒能做好這個工作,于是我最后決定把鑰匙交到班長手里統一保管。

孩子的感覺很敏銳,他們覺得我不公平、不誠實,于是管鑰匙的同學被孤立了。而這位同學應對孤立的方式就是退縮,把話都壓抑在心里,不去表達出來。

缺乏自信,導致學習和日常交際中無法勇于表達自我是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則是校園中常見的欺凌現象。

在學校,常常會有很多高年級的學生,或者是班級里所謂的“壞孩子”,去欺負比較弱小的學生。而當學校老師面對欺凌時,最常見的處理方法是懲罰。

但我發現,懲罰機制效果并不太好,校園里的欺凌行為還是層出不窮,被欺凌的學生反而更沒有自信了。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劉老師給我講了一個故事:

某天深夜,一位心理醫生上了一輛出租車。剛上車時,出租車司機對醫生的態度特別不好,接觸中,醫生發現了這位司機是越戰老兵,在美國是不受歡迎、甚至可說是被歧視的一群人,長期的被歧視讓司機心中有著不少怨氣。

但這位醫生沒有和司機探討這些問題,相反,他和司機聊起了各自的興趣愛好和個人經歷,度過了一段彼此友好的乘車時間。

一段時間后,心理醫生重遇了這個司機。司機告訴他,那天分別后,他去了酒吧喝酒,一如既往地受到了一些人的無理挑釁。但相比過去直接上前用打架的方式解決問題,這次司機選擇了無視這群人的挑釁。

他是這樣解釋的:“那天晚上,我腦海里一直回想著和你聊天的畫面,所以我想的是,如果我打回去,那我就真的成了他們口中只會用暴力解決問題的人。但我并不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根本沒必要理會他們?!?/span>

在這個故事里,心理醫生并沒有做什么特別的事情,但他讓司機感受到了尊重。同理,讓孩子們學會什么是尊重和被尊重,他們才會懂得如何去應對欺凌。因為,當一個人自我價值感低時,會覺得自己沒有被保護的資格。

如何讓孩子們感受到尊重,提升自我價值感?劉老師舉了一個最常見的例子:考試結果。

當我們說一個孩子考試沒考好時,我們只看到了結果,卻忽略了這個孩子可能非常認真努力復習的過程。當努力沒有獲得相應的回報時,孩子是最傷心低落的,所以老師要幫助孩子們分析過程,讓他們從中挖掘自己的閃光點。簡單來說,就是先從一個層面去肯定孩子,再去探討如何能做得更好。

那對待欺凌人的孩子呢,尊重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嗎?

劉老師告訴我,通常來說,欺凌人的孩子有個特殊心理:他們想宣示自己的力量,證明自己有權力去操控某些東西?;蛟S,這是他們自我價值感低的表現,又或許他們曾是被欺凌的一方,長大了,有力量了,就將力量發泄到其他人身上。 相比扼殺他們的力量,我們更應該讓他們的力量得到合理宣泄,比如承擔某些工作、某些責任等。

我得到的啟發是:變換他們的角色,從欺凌者變為校園紀律的管理者。

通過自己的力量去保護弱小的孩子不受欺負,讓他們從正面的事情中,獲得原來欺凌所帶來的價值感,通過承擔責任的正面形式,重新樹立在老師和同學心目中的形象。

用愛播種

平等、尊重、愛與支持,是在和劉老師交流過程中,最常被他提及的幾個詞。

作為一名新手老師,急躁把我和孩子們推到了一個緊張、對立的關系里。但劉老師告訴我,老師和學生是平等的,我們并沒有比他們強,而只是走在了他們前面。

作為播種的園丁,我們要把孩子們當成獨立的人去尊重,多給他們一些愛與支持,在內心中播出一顆種子,未來定能生根發芽。

我在這里的支教時間還有10個月,老實說,我也不清楚能夠給孩子帶來多少變化,但劉老師告訴我,只要我們將大愛給到每一個孩子,能在他們腦海中留下過印記,去支撐他們在成長中所遇到的難關險境,那我們就是成功的。

所以,我會盡我所能,也希望有一天,孩子們在生活中遇到難以跨過的坎時,會想起我曾經教給他們的話:“人可以被毀滅,但不能被打敗?!?/span>

免費試聽一堂課
400-880-9880
立即咨詢
提交成功
窗口3秒后自動關閉
山西快乐十分20200410015